您现在的位置:白小姐中特网 > 白小姐中特网大全 >

大匠于心——《汉语大字典疏证札记》《汉语大

发布时间:2019-07-14 浏览次数:

  可进君晚年中文,热爱保守,倾情中国汉言语文学已久,且取中国古币、书画珍藏多有寄望,已有《甲骨文字概览》问世。常日儒雅谦虚、脾气率实,不随俗俯仰,多于学人往来,磊磊有古君子之风。公事忙碌之余,于诗词歌赋、典章文物,多有蒐集,暇时努力研究,“焚膏油以继晷,恒兀兀以穷年”,锲而不舍,日无少懈,涓涓细流,积少成多,终臻大成。今《札记》、《商补》二著,爬梳剔抉,广征博引,垂二十年寒暑方竣。此中甘苦,勤劬之劳,实莫非之。撮其总要,“别离布居,不相杂厕”,大略不过几类。一曰失收之词,其量居多;二曰义项出缺,详加补充。此类最见功夫。三曰新词,时代成长使然,譬如:“顶风”、“原拆”、“低保”、“点赞”、“公积金”、“群从”、“力挺”者;四曰方言鄙谚,如“吃货”、“二水”、“立集”、“不烟不酒”等,谅不逐个。而于,尤于增项处,则考镜源流,汲古穷经,精识慎择,校雠点勘,无不赅具。使读者拆阅所及,如入宝山而众美毕现。随手查捡一个“起”字。原《典》收一音三十六义项,《疏证札记》则仅按量词便增五个子义项,四个项,别离引汉《东不雅汉记?明德马皇后传》、清西周生《醒世姻缘传》、清曹雪芹《红楼梦》、明吴承恩《西纪行》、元关汉卿《窦娥冤》、清李渔《风筝误?梦骇》、唐贾岛《喜姚郎中自杭州回》、杜甫《苦雨奉寄陇西公兼呈王征士》、清曾国藩《白头吟》、北齐刘昼《新论?诫盈》、《淮南子?氾论训》、明凌濛初《二刻拍案传奇二》、清洪升《长生殿?看袜》、元马致远《庆东原?叹世》、明汤显祖《取宜伶罗章》、清钱泳《履园丛话?臆论》、明李时珍《本草纲目?石部》、现代艾芜《南行记》等。《词目商补》中添加之“熙熙然”词条,则引唐柳元《零陵郡复乳穴记》、《钴鉧潭西小丘记》、《明史?外国?柯枝记》、清戴名世《涛山先生诗序》、明方孝孺《采苓子郑处士墓碣》、今人蒋光慈《哀中国》中例句为证。如斯等等,纷歧而脚。学问消息之博识,史料储蓄之充实,宏篇精微,信手所牵,有逑入深穴,灌水而出之感,非所可及。

  王士新 (山东)近日,文友贺可进君将方才排印的《汉语大字典疏证札记》和《汉语大辞书词目商补》见教。略览之后,颇感骇异。皇皇巨著,累累五十万言,近二千条目,于瀚如烟海之汉语字、词,对权势巨子名典补苴缺漏,勘误阙遗,“寻其端而绾其要”,沥辞推敲、纲目清晰、论据精确,此等国度级工程,出一人之手,嘉惠士林,厥功其伟,学界之大事、盛事矣。

  夫伏久者飞必高。士之读书治学,盖将以脱扵俗谛之枷锁、谬误因得以发扬。荀子有言:“是故无之志者,无之明,无惛惛之事者,无赫赫之功”。“海不择细流,故能成其大;山不拒细壤,方能就其高”,君子有所不遗,故而儒者著书垂远,抒掞道枢、彰显学奥。

  可进君能于公事之余,潜心学问,存诚居敬,钩沉稽古,揆其阃奥,積微末以致高峻,锲而不舍,久久为功。其学之勤、其志之笃,钦钦正在抱。斯著流布士林,求教风雅,信然枣梨流芳,庶彰盛美,兹赘数言,爰述感伤,以表心契,更望世所同契也。

  夫吾国之文字,“古者庖牺氏之王全国也,仰则不雅象于天,俯则不雅法于地,视鸟兽之文,取地之宜,近取诸身,远取诸物,于是始做《易》,以垂宪象……黄帝之史官仓颉,见鸟兽蹄迒之迹,知分理之可相别异也,初制书契”。上古先人从实物记事、结绳记事,创制文字,混沌始开,六書之后,而“焕乎文章”,自此随时变异,蜕故孳新,历代玩索不尽,抽绎无限。而训诂之学,拾掇规范,自秦朝《尔雅》发端,周之《史籀篇》、之《仓颉篇》、两汉之《急救篇》、东汉之《说文解字》、北宋之《类篇》、明之《字汇》、清之《康熙字典》,至1915年《中华大字典》为顶峯,收字4.8万之多。纵不雅历代所编训诂修辞之著,无不为萃集当时小学家们穷首皓经,缀辍旧文,递相增益,“释古今之异言,通方俗之殊语”,说形、释义、辨音、明用,皆影响庞大,意义深远。至现代则有徐中舒先生从编之《汉语大字典》,罗竹风先生从编之《汉语大辞书》通行于世。此二《典》皆由国度策动组织,凡数百位学者专家参取,倾十年、二十年血,“古今兼收,源流并沉”,成为权势巨子典范,治学圭臬。然时代变化,日新月异,加之平易近族融合,外语汉化,学问更迭,新词叠出,况目光所及,百密一疏。上述两《典》成书已过十年,定义恍惚、不全、义项缺收、释义欠准等,颇有不尽人意处,查漏补缺、改正错误、臻其完整、以利读者,便属成长所需,便利所求,势外行焉。